最好的等待,是来日可期。

【虫铁】鲜花,雏菊和你(ABO)②

Tony挂了电话,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误)(≖‿≖)✧

小剧场:

Tony在Friday提醒他Peter还有三分钟到达大厦后,严肃而又认真的思考了一分钟,然后他说

「我们可以帮他找一个omega或者beta吗?」

Friday: 「……您吗?」

Tony:「mute」                          


Peter震惊地看着通话结束的提示,红色的图案一闪一闪地在他瞪大的瞳孔里跳跃,他倒吸一口凉气,哦不是信息素的气味。他在一分钟内得到了自己突然变成alpha并且突然在发情的消息——从Friday口中,并在Mr. Stark 的话语里得知Dr .Banner 遗憾外出不能研究这个违背发展规律的问题,但是他可以给自己一针抑制剂。

Peter在战服里难耐地扭了扭脖子,空气燥热的他无法继续思考,他咬住了嘴唇。




地下室里的Tony也很纠结,他自己的发情期才堪堪到达尾声。Tony又拿起一支抑制剂,将透明的液体推进去。

 「开放医疗舱三号,让Peter等在那里」Tony拿起掩饰剂在自己身上胡乱喷了一气。

Friday友好提醒他「boss,发情期的alpha对您有危险,计算评估后,我希望您能带上装甲。」


「得了吧姑娘,一只弱小的刚刚成年的alpha会有绿小子可怕吗?在说你觉得,还能有谁去控制一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分化的变异体?」Tony捏了捏眉心。队长四倍浓郁的信息素能直接让任何一只发情的alpha进入狂化状态,肥鸟要是接近一只alpha估计Natasha 能一枪崩了自己。唯一beta状态的博士偏偏在出任务。

「Friday,试试看联系博士。」Tony迅速戴起口罩和手套,转身走向电梯。




Peter躺在医疗舱的单人床上,伸手拽掉了自己的面具,他瘫倒在那里,模糊而暴躁的念头撕扯着他的情绪,浓郁的信息素肆无忌惮地释放着。

自从变异之后,Peter从没有在身理上经历这样无助而无力的时刻。

他躺在那里,眼前有一点模糊,他看到一个人推门进来,胸前闪着一点点蓝色的光。

他闻到花香,柔和的香味。




Tony走进医疗舱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只满脸潮红,嘴唇微张的,可爱的,少年。

「……」Tony默默地把一句真不敢相信睡衣宝宝是alpha地吐槽咽下去。他已经清晰地感受到了空气里浓郁的信息素味道,要不是两只抑制剂撑着,他现在估计在omega本能的驱使下,腿都已经软了。

Tony拿着抑制剂走向Peter的每一步,他都能清楚地感受到仿佛实体化的信息素攀爬缠绕着他裸露在外的小片皮肤时,滚烫热烈的温度。

「Peter?」Tony喊了一声。

青年睁着一双雾气朦胧的大眼睛看着他,难耐地扭了扭身体。「难受……」

操他妈怎么能这么可爱。

简直比我还像个omega。


Peter感受到冰凉的金属针头戳在皮肤里。

「我不知道普通抑制剂对你有没有效果……」Tony焦糖色的眼睛里有一些焦虑「你知道的,生物学一向不是我的强项,我在识图联系绿小子」Tony耸了耸肩,白色口罩使他的声音闷闷的。

「咳……」Peter识图发出声音。

Tony心领神会地递给他一杯白开,Peter却表示自己动都不想动只想瘫着。Tony将人扶靠在肩膀上,Peter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水。

「Mr.Stark,你有闻到花香吗,像是,像是雏菊的味道?」

评论(5)
热度(117)

© 北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