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等待,是来日可期。

【贾尼】不明文件。(一发完)

梗来自「用 我爱你 结尾写一篇虐文」

「boss,检测到不明文件攻击。」

Tony穿着紧身黑色T恤,脸上杠着两道机油痕迹。他叼着一把螺丝刀,手中的焊枪滋滋冒烟地工作在面甲上。他聚精会神,Friday不得不在离他最近的扬声器里又重复了一遍。

「boss,检测到不明文件攻击。」

「小姑娘,你的系统是全球顶级的,我升级的防火墙和小辣椒的高跟鞋一样具有杀伤力,怎么会有不明文件,嗯?你要相信爸爸的技术,调一下Mark47的设计图。」Tony头都没抬一下。

「boss,该文件在试图破坏我的防火墙。」Friday不为所动的坚持。

「这个世界上能有资格破坏你的防火墙的人一定是天才。」Tony嘟囔着,终于走下他的操作台,来到Friday巨大的模拟显示屏前,他看着Friday投影出的巨大数据流,数据流以一种不同寻常的速度飞快乱窜,Tony意识到对方是一个很厉害的黑客,他勾起一丝笑意。嘿,自从他Tonystark大学毕业后,从来都没有黑客能接近他一手建立的防火墙。

「小姑娘,追踪他的源代码,让我们来黑了他。」

奥创事件过去的一个月里,Friday第一次通过她的摄像头看到了Tony略带兴奋的样子——尽管他地眼底还是有持续高效工作带来的淤青。

小姑娘努力地运行着庞大的计算。

「boss,它来自……一颗卫星?」Friday小小地惊叹了一下。

「卫星?可真是大手笔,军方那帮蠢货能守住自己的防火墙就是这个世纪他们最大的进步,能用卫星黑到我的除了军方,还有……」Tony脸上的笑容就这样僵在了脸上。

除了军方,还有哪个私人拥有卫星吗?

除了他,这个世界上还有第二颗用于计算机的私人卫星吗?

「boss,这颗卫星命名是斯塔克工业。我正在试图进入。」Friday突然消声。

「Friday?」Tony喊了一声。

回应他的是身边突然暗下去的灯光。电停了。Friday被迫下线。

简单的红色警示条一下子覆盖了Friday蓝色的显示屏,闪烁着标语「No permission to enter」

无权限进入。

Tony愣怔着看着显示屏。他仿佛听到熟悉的英伦腔调,带有一点金属的喑哑,温柔地说

「sir,I am always at your service 」

Friday,小姑娘,你怎么可能会有权限?

唯一有权限的。是谁呢?

啊,是了,想起来了。

是Jarvis啊。

那个已经死去的,Jarvis。

没有灯光的地下室一片昏暗。呼吸急促间,Tony几乎撑不稳自己摇摇欲坠的疲惫身躯,他难受地弯下了腰。奥创事件过后,努力用大大小小的工作把自己折磨着的Tony,终于,站在了那个血淋淋的事实面前。

Jarvis死去了。

Tony坐在冰凉的大理石地面上。他仰起脖颈,看着焦急地冲过来的dummy。小dummy张合着他的机械手。

他想起他把缠满海藻的dummy捞出来时,自己手足无措地看着委屈巴巴摇着小手的dummy,有个人在他耳边轻笑出声。

Jarvis。

三字吐音,在美式口音里带有一点卷舌的名字,几乎是自己过去的所有时光里,呼唤最多的名字。

Tony觉得自己的PTSD在疯狂地啃噬他的心脏,要不然,他想,怎么会这么痛呢?

迷迷糊糊中,dummy的小爪子不知所措地搭在了他的膝盖上。他想摸一摸dummy小小的提示灯,告诉他,daddy没有事。

Tony在黑暗里瞪大了眼睛,焦糖色的瞳孔里盛满了令人心碎的光,他用力撕扯着胸前的衣服,反应堆明明灭灭地闪烁着蓝光。

「救救我……」几乎在他的念头刚冒出时,Tony听到了深埋在记忆里的声音。

「sir,take a deep breath 」

泪水落了下来。

失去Jarvis的一个月后,Tony第一次落泪。

没有人的地下室,他肆无忌惮地哭泣。

他想起每天早晨Jarvis雷打不动的一杯蔬菜汁,难喝却不得不承认很健康。

他想起工作时Jarvis和他无与伦比的默契,和斗嘴时慢悠悠的绅士腔调。

他想起Jarvis操控装甲时,他甚至可以在装甲里睡觉的安心。

他想起每晚准时的休息提醒,想起自己被Jarvis人工断电的抓狂。

他想起每晚的晚安吻,印在冰凉的,却闪烁着柔和光芒的面甲上。

他想起幻视诞生前,Jarvis仿佛预见般地小声问他「sir,can you tell me what is love?」

后来他终于可以去爱,却早已不是他。

他想起一切,被他故意不去想起的一切。

「boss,很抱歉我的突然下线。」

Tony坐在那里,满脸泪痕的,抬头看着显示屏,他说

「Friday,让那个文件进来。」

Jar,如果这是你最后想要对我说的话,我又怎么忍心拒绝。

Friday打开了防火墙,金黄色地数据流优雅从容地流过。小姑娘困惑地说「boss,这个文件能和我兼容。这说明它的源代码和我一样吗?」

「准确来讲,你们的源代码和他一样。」Tony扶着桌子站起来。

「boss,需要解码」Friday的声音不稳定「boss很抱歉,它的加密方式太过复杂,我无法计算。」

「不,Friday,不要计算它」

他近乎温柔地看着弹出来的文件,Tony举起手触碰虚拟的金色的数据流,一如之前的无数个日日夜夜,Jarvis 用虚拟投影出的金色球体,陪伴在他身边。而现在,仅存的残骸就这样顽强地流动在他眼前。

Jarvis,被宇宙数据流吞噬的你,最后想说的是什么?

Jarvis,你会用什么密码来加密这个小小的文件?

Tony闭上眼睛,他的手掌向上,手指收起,怜爱般地抓住了虚拟地数据流,它们乖乖地,蛰伏在他的手心里。他想起那个没有来得及回答的问题。

他轻轻地,轻轻地开口

「Jar,I think I love you 」

他睁眼时,Friday静静地将文件投影在他的面前。

一句用源代码最基础的二进制语言书写的话,是从核心数据里挖出的代码数字。

01001001 01001100 01001111 01010110 01000101 01011001 01001111 01010101

Sir ,I love you 。

Tony仿佛看到漫天崩溃的金色数据,在宇宙边缘游离成细碎的泡沫。

我爱你。


评论(15)
热度(56)

© 北宸 | Powered by LOFTER